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公司的骚高管
公司的骚高管

公司的骚高管


  转眼已经到了深秋,天气的转凉使得晓蓉不得不换上了秋裤,遮挡起洁白无暇的玉腿,身上的短袖薄衫也换成了长袖毛衣,领口也收上了不少。但这并妨碍晓蓉展示美貌,紧身塑形的羊毛衫,衬托出丰满高耸的乳房,黑色修长的毛裤,显得晓蓉的大长腿更加迷人,加上晓蓉独特的气质,迷倒一切男人的高颜值,她依然是这个美女如云的公司里最光彩夺目的一个。只是谁都不知道,这个外表清纯可人、端正温柔的公司高管,私下时是个淫荡到极点的贱货,而且最喜欢和那种丑陋、粗俗的男人做爱,甘愿接受他们的凌辱。只是为了自己的前途,她大部分时间都在保持自己的清纯形象,唯有在确保不会被同事们知道的情况下,才会寻找机会满足自己的淫欲。

  公司响应政府的扶贫号召,在乡下开了一处分厂,并招募了当地的农民做工,解决当地农民就业,增加他们的收入。但开厂以来,效率低下,次品率高,公司高层看法不一,有人认为是农民懒惰,有人认为是农民的技能不足,也有人认为是管理不到位。董事长很是头疼,于是派自己最信任的晓蓉去分厂视察一下。晓蓉早就想到农村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,一口答应了。

  下乡的路况真的很不好,比想象的难走。晓蓉开了一天的车,到达分厂时已经是晚上了。晓蓉想先自己看看分厂的情况,做到心中有数。于是不顾天色已晚,独自一人走到分厂门口,遇到两个赤裸着上身、长像丑陋的男人,似乎是门卫。

  “好美啊!”两个男人看着晓蓉走来,几乎看痴了,也难怪,乡下人除在在年画和挂历上看过一些衣着暴露的模特,哪里见过什么真正的美女,更何况是晓蓉这样相貌出众、万中挑一的真正美女。

  晓蓉皱了皱眉头,怎么找来这样的人做门卫,估计是附近的农民。

  “请问,我可以进去看看吗?”晓蓉礼貌地问。

  “美女,你是谁啊,好像不认识你啊……”说话的是个猴一般精瘦的男人,又矮又瘦,两眼几乎定了光一样看着晓蓉。

  “我是公司派来的人,想进去看看……”晓蓉很喜欢他们色色的表情,虽然已经习以为常。

  “财哥,我没看错吧,可真是个美人啊,太漂亮了,简直是个仙女,想不到这么黑心的公司,有这么漂亮的女人。”另一个男人看着晓蓉几乎要流下口水。他高大魁梧,眼睛却很小,样子特别猥琐,看他的表情,似乎恨不得立刻扑上去。

  这话让晓蓉犯了难,人家夸自己漂亮,本应该说声谢谢,可后来又说自己的公司是黑心公司,说谢谢又不妥当。

  “阿健,别瞎说,人家可是公司白领呢……”阿财殷勤的哈着腰,打开了门,“您别见气,他就这么个人……请进请进,阿健,你去给这位经理带个路,她说到哪就到哪。”

  “谢谢,就带我到生产区、成品区、包装区看一看就行了。”晓蓉没想到这两个门卫这么轻易的就让自己这个陌生人进入厂区,还给带路。

  “这个……美女……你怎么这么晚来啊,黑灯瞎火的,什么也看不到,再说,这厂子里有什么好看的。”阿健打着手电筒给晓蓉带路。

  “哦,我只是随便看看。”晓蓉一边敷衍着,一边四周看着。厂区的灯光很暗,很多地方不符合要求,看来的确是管理问题。

  “你怎么一个人来啊,咋不叫厂里管事的人来陪你?”阿健在前面带路,七拐八弯的,越走越黑。杏吧首发

  “他们不知道我来,我也不想他们陪着。”晓蓉被带到一个昏暗的屋子里,感觉有些不对劲,“你把我带哪儿了,这里是什么地方!”

  “这里是我的快活窝!”阿健的语调变得轻浮起来,一把抱住晓蓉。哎,好大的力气呀!晓蓉心里一阵阵激动,好久没有跟这么强壮的男人接触了,他手臂上的肌肉好结实,勒得好紧,很有感觉;他胸部的肌肉更是健壮,被他这么抱着,好有压迫感;他呼出的气息有种男人特有的味道,喷在耳边痒痒的,真是个不错的男人。晓蓉一向对这种没文化、没长相、没地位的粗鲁男人有兴趣,也愿意让对方见识自己的骚劲,但前提是不能让自己的同事发现。这个阿健是厂里的职员,若是勾引他,明天自己视察工厂时有可能会被认出来的。

  “啊!你!放开我!”晓蓉挣扎了一下,一点用都没用,而且一双大手已经摸到自己胸前。

  “嗬,奶子不小啊,你们公司的娘们是不是都是大奶子啊。”阿健轻浮的调戏晓蓉,而晓蓉却很受用。不过比起“娘们”这个词,晓蓉更喜欢骚货之类的称呼。

  “快放手,我要喊人了!”晓蓉提高了声音。

  “厂里一个人都没有,你喊谁去。”阿健把晓蓉放倒在地上,开始脱晓蓉的衣服,“要怪就怪你长得太漂亮了,嘿嘿,今天晚上有的乐了,哈哈哈。”

  晓蓉心里十分矛盾,刚才自己已经说了是公司派来的人,这个阿健还敢这样,真是个大胆的男人,好喜欢啊。搁在平时,晓蓉肯定会毫不犹豫的“就范”了,可明天自己还要视察工厂,被他认出来就不好收场了。

  这时阿财跑了进来,他看到阿健正在脱晓蓉的衣服,大惊失色,“阿健!你要干什么!快放开她。”

  “财哥,我的事你别管!”阿健冲着阿财吼道。

  “你疯啦!她可是总公司派来的人!”阿财一把推开阿健,晓蓉心想这个阿财真是多管闲事。

  “财哥,这么漂亮的娘们,跟仙女似的,错过了恐怕再也没机会了。”

  “你玩再多女人我都不管,可这个女人碰不得,她可是总公司的人,看她样子八成是个高管,是公司里的大官呢,你干了这事可是要开除你的,福哥跑了那么多关系才给你找来这份工作……”阿财苦口婆心。

  晓蓉心想这个阿财真讨厌,男人嘛,要么就一起来,要么就别拦着,人家下面好像都有点湿了。

  “这么漂亮的妞,福哥见了也忍不住要上!”阿健冲了过来,将阿财摔了个大跟头,“财哥你挡不住我的,别白费劲了,我也不欺你,等我玩过了,你也上她就是了。”

  阿财的确不是阿健的对手,被摔在地上,气喘虚虚地看着阿健脱晓蓉的衣服。

  “财哥,你看,她奶子多大、多圆啊。”阿健没几下就扯下了晓蓉的白衫,接着又摘下了晓蓉奶罩。晓蓉见他动作熟练,很是喜欢,只是象征性的稍微反抗了一下,就顺着让他脱下来了。

  阿财看到晓蓉的奶子,瞪大了眼睛,不说话了。是啊,晓蓉的奶子很大很翘,像两座非常漂亮的小山峰,而且跟纤瘦的身体不成比例,显得特别显眼,见识过的男人都夸她的奶子是极品。

  阿健又用手抓了一把,“很结实啊,很有肉感,财哥,你摸摸,包你没玩过。”阿健拉过阿财的手,摁在晓蓉胸口。

  “嗯,的确很结实,又大又挺,真材实料的极品奶子。”阿财迟疑着说。

  晓蓉心想,我的乳房当然是真材实料了,你的判断没错,便宜你们两个了,快用力挤吧,我喜欢挤的感觉。

  “财哥,这黑心公司当我们是看门狗。今天咱哥俩操了她,就当是报复!怎么样!”阿健劝道。

  晓蓉心想,公司是在扶贫好不好,不想干就别干。想操我干嘛找那么多借口,我又不是没被强暴过。晓蓉长相甜美,看上去清纯无比,可骨子里却很淫贱,现在她已经拿定了主意要好好玩一玩,但不能主动勾引他们,得是他们强暴自己,这样就算被发现,也好说一些。大不了再反抗一下,做做样子。这个阿财最好是一起上我,要是磨叽,就闪一边别碍阿健的事。

  “嗯,你们就这屌丝样,除了看门,还能干什么?”晓蓉故意气他们。杏吧首发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阿财果然暴怒,“这可是你自找的,贱货!”

  阿财“腾”的站了起来,一把将自己的裤子,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,一根红褐色的肉棒挺立在晓蓉面前,很粗壮,有股浓烈的骚腥味,这正是晓蓉喜欢的肉棒啊。晓蓉目测了一下尺寸,估计这根肉棒如果完全勃起,说不定能直接插进子宫。

  “阿健,这娘们儿太狂了,今天是要好好教训教训她。你去弄两个套来!”阿财撸了撸自己的肉棒。

  “怎么,财哥你怕把她肚子搞大?”

  “你忘啦,上次你把人家肚子搞大了,事后人家寻死觅活的,多麻烦。”

  搞大就搞大呗!晓蓉恨不得说出来。被操过那么多次,也没见谁用过套,而且我运气一直不错,内射次数那么多只怀过两次,概率很低。就算被搞大肚子又怎么样,我又不用你们负责,我自己找个医院解决一下就是了,说不定还能跟医院的护工保安爽一夜,最好是像上次那样被操得流产最省事。

  “财哥,我看是你想支走我先上她吧。你心眼真多,我才不上当呢。”阿健伸手扒晓蓉的裤子。晓蓉手上推着阿健,做着反抗的样子,腿却不由自主顺着方向,任由阿健把裤子扒下来。

  “这娘们的腿真白真长。”阿健贪婪的抚摸着晓蓉的玉腿。

  晓蓉轻轻推着阿健,想着怎么做才像是被强暴,唉,平时骚惯了,现在装清纯真费劲!很快,内裤也被扒了下来,紧跟着,双腿也被阿健强行分开了,一根又热又硬的大肉棒插进自己的阴道,嗯,这是阿健的肉棒,尺寸也不小,一下子就把阴道塞满了。

  “真他妈的紧!这么漂亮的妞,我一辈子都没玩过,这逼还这么紧,估计刚破处不久。”阿健已经开始抽插了。

  阿财抚摸着晓蓉的奶子,粗糙的大手从下而上的挤着,最后捏住晓蓉的奶头向外拉。晓蓉虽然觉得刺激,但还是觉得他有些慢,不太喜欢,真想开口叫他快点,再使点劲,可是又不能让他们看出自己的淫荡,只能忍着。嗯,奶子上的感觉好舒服,奶头都激起来了。

  “真大,真圆,真结实……”阿财一边赞叹着,一边低下头含住了晓蓉的奶子,用手挤着、捏着。手上和嘴里的力道逐步加大。

  “啊……”晓蓉刺激着叫出声来,但她立刻咬紧了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。晓蓉自从上初中开始淫乱,一直都是相当配合男方,从来没有被强暴的快感。上高中时,老师让一个差生到她家里补习功课,而这个差生是个劣迹斑斑的小色狼,欺负过不少女同学。那天正巧晓蓉父母不在家,晓蓉觉得机会难得,就决定勾引他,感受一下被强暴的感觉。她故意解开胸前两只纽扣,紧挨着他把自己的胸部朝他身上蹭,没费什么事就成功的使这个差生兽性大发对自己施暴了。可惜太过激动和紧张,被强暴时,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下,结果好好一场强暴变成了自己的淫乱秀。事后那个差生又来自己家里几次,晓蓉只是礼貌性的让他又上了几次,却再也没有被强暴的感觉了。

  “这次,这次可不能再出声了,可是,可是被强暴的感觉,实在太刺激了!”晓蓉强忍着快感,满怀期待的看着这两个农民,既希望他们对自己更粗鲁些,又希望自己不要兴奋的失控,脸上还要装出惊恐胆怯的表情。

  “求求你们,快放开我,我不要被你们强暴,你们,你们这些乡下农民好脏!”晓蓉故意刺激他们。

  “操!这娘们居然还敢瞧不起我们!”阿健大喝一声,猛的一插,硕大的龟头一下子就滑进了宫颈。阿财也很生气,他双手擎住晓蓉的两只奶子,用力一挤,差点挤出奶来。

  “痛啊!痛!”晓蓉叫了起来,阿财将晓蓉的双手摁住,不让她反抗。晓蓉心想我还不想反抗呢,这下用不着装样子了。

  “这逼太紧了,太美妙了,太爽了……”阿健哼着加快了抽插速度,但不是每一下都刺进宫颈,他很有技巧,或三浅一深,或一浅两深,没有规律,晓蓉根本不知道哪一下会插中自己花心,加上阿财手特别粗糙,抓在乳房上的特别刺激,晓蓉很快要高潮了。

  啊,这个阿健太有技巧了,好想呻吟,真的好想叫出声来,可是叫出声来就会让他们知道我很贱很耐操了,就会被他们发现我的淫荡了,更不会有强暴的快感了。晓蓉痛苦极了,忍着自己的高潮不是件容易的事,脸上表情非常复杂,而阿健和阿财却以为她是因为受到强暴而痛苦的,更开心了。

  真讨厌!这个阿财手不够大,没法抓住整个乳房,啊,阿健的肉棒又刺中我花心了,插进宫颈了,又拨出去了,到底哪下是用力插、啊下是浅浅插的呀,分不清啊。真是太刺激了,不行,我要高潮,我忍不住了,让他们知道就知道吧,有什么了不起,大不了辞职不干了,去做妓女就是了,我本来就很想做妓女啊,我再忍一下,就再忍最后一下,然后我就大声呻吟、叫床、叫春,让他们知道我是个贱货烂逼,要在这里开始卖淫,啊啊啊,唉,咦,怎么,是射了?

  阿健的确射了,他一连射了五六波精液在晓蓉的阴道里。晓蓉非常遗憾,为什么不射子宫里呢,精液烫子宫的感觉最好了,而且还容易搞大我的肚子呢。

  “阿……阿健,这不像……不像你啊,才才才几……分钟,就射了?”阿财疑惑的看着阿健。

  “这小妞的逼太紧了,真太紧了,真是爽上天了,极品!”阿健抽出肉棒,上面还有精液向下流。晓蓉看着好想舔一舔啊,可是,唉!

  “下面轮我了,我上,我喜欢走后庭!”阿财将晓蓉翻了个身。

  晓蓉并不喜欢插后庭,她希望这两个男人轮着来插逼,但现在她要装作被强暴的样子,所以不能提要求,只能接受走后庭了。

  “饶了我吧,我已经被你们那个过了,放了我吧。”晓蓉一边翻身一边哭求。

  “对呀,已经被操过一次了,再操一次也无所谓的。”阿健无耻的笑着,“财哥喜欢插屁股,你满足他一下,我们就放了你。”

  “呜……你们不要骗我……”晓蓉哭着撅起屁股。

  “这妞姿势真好,用不着我教就会!财哥,你运气真好,拣这么个会肛交的妞。”阿健用晓蓉的胸罩擦拭肉棒上的精液。

  晓蓉心想,我虽然不喜欢肛交,但姿势绝对是标准的,而且会根据男人的身高体形姿势自动调整最适合插入的角度。只要是男人想得出的姿势,晓蓉全部解锁,而且逐一认真研究和反复练习,然后在实战中用心体验。绝对能满足男人的任何要求。

  “痛啊!痛!”晓蓉后庭被插入后,她疼得叫了起来,流下了真实的眼泪,这不是装出来的。两个男人哈哈大笑。晓蓉不明白为什么有些男人会喜欢肛交,自己的逼已经够紧了,平时也保养得很好,为什么还要走后庭呢。但只要是男人喜欢的,自己就一定照办。阿财的插入虽疼,晓蓉还是尽力配合。阿财只玩了一会儿,就哆嗦的射了,但他是拨出来射的,射在晓蓉雪白的屁股上。

  “太……刺激……太刺激了!很……很少有……有人肯……给我玩……玩玩玩……后庭啊。”射精后的阿财喘着气。

  这时间也太短了吧!晓蓉感觉自己刚刚热了个身,这怎么可以!

  “我……我可以走了吗……”晓蓉抽泣着问道,多希望阿健拒绝自己呀。

  “走吧。”阿健摆了摆手。

  啊,这就放过我!晓蓉转身望向阿财,希望他再欺负一下自己。可是,阿财也向她示意可以走了。

  晓蓉只得怨怨的去找自己的衣服,真是太不像话了!连肛交都满足你们了,你们才一人干我一炮,时间还那么短,简直气死我了。

  “我同意你走,没同意你拿走衣服啊!”

  晓蓉心里说不出的高兴,脸上却只能惊恐的说:“你们……你们怎么可以这样,不是说好放我走嘛,没衣服我怎么走。”

  “你的衣服,我们要留做纪念。”阿健坏笑着说,“除非你过来给我口交!”

  晓蓉感到阵阵甜蜜,下体好像又要湿了,就是嘛,我又不丑,技术也不差,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我呢。

  “呜,你们这帮流氓,无赖……呜……欺负我……”晓蓉惨兮兮的样子让人更想欺负她了。

  “别哭了,想回家早点开始吧!”阿健厉声说道,他张开腿,指了指自己的肉棒。

  “呜……我不会……我不会……”晓蓉偷偷看了一下,毕竟是年轻人的肉棒,恢复得快,已经比刚才有些大了。

  “肛交都做了,口交不可能不会吧,快点开始吧。”阿健有些不耐烦了。

  “我真不会……你那个……好恶心……”

  阿健立刻拿起晓蓉的衣服用力撕了一下,只听到“哧”的一声,不知是上衣还是裤子,被撕了一个口子。

  “不要撕了!”晓蓉赶紧扑到阿健面前,跪着舔了一下他的肉棒,真是,不能太熟练,差点露馅!晓蓉将龟头含入嘴里,裹紧不动。杏吧首发

  “用舌头舔!”阿健命令道。

  晓蓉于是按照阿健的指令,他说怎么做就怎么做,动作也装着笨拙的很。但阿健很满意,从嘴里不断膨胀的肉棒就感觉得出来。男人真是奇怪的动物,既要女人会口交,又不希望女人太熟练。这个阿健更是怪,他要求晓蓉做的很多动作都是错的,并不能刺激到肉棒上最敏感的地带,而他的表情却很爽的样子。

  “这个美女居然肯用嘴巴给你舔鸡巴,真是没想过啊……”阿财凑过来说。

  “我也没想到,我只是这么一说,哪知道她真的舔了……”阿健笑嘻嘻的。

  原来这个阿健是第一次玩口交啊,还假装是老手。我是假装第一次玩口交,其实舔过的肉棒不知道有多少根。你居然还指导我的动作,怪不得全是莫名其妙的指令。晓蓉好气又好笑,于是裹紧肉棒,反复快速吞吐了几次,舌头灵巧的在龟头的尿道口打了几个圈,然后猛得一吸,阿健立刻刺激得叫了起来。

  “啊啊啊,太爽……太爽……你……用力吸……就这样……啊啊……要射了……”阿健还没说完就射了晓蓉一嘴。

  晓蓉对精液很有兴趣,本想全部吞下去,转念一想这不就暴露了嘛,只得吐了出来。但还是偷偷品尝了一点。嗯,味道还不错,精壮男人的精液就是腥味大。

  “真爽真爽!”阿健喘得气,看上去爽得不行,“你伺候得不错,可以走了。”

  晓蓉看了看他,心想我还没想走呢,于是低着头问道,“我可以穿回衣服走吗?”

  “可以可以!”阿健将衣服扔了过来。

  晓蓉抱着衣服,看了看阿财,“我真的可以走吗?”

  阿财看了看自己低垂着头的肉棒,不吱声。

  “真的只要口交一次就行了吗!”晓蓉有点急了,快逼我再为你们服务一些内容吧。

  “不行!”阿财突然两眼放光,“你也得替我口交一次才能走!”

  晓蓉满意的笑了笑,怎么事事都要我来提醒呢?她跪到阿财跨下,抬起头含住阿财的肉棒,用舌头反复来回在肉棒表面舔扫,然后又将舌尖轻轻的舔舐马眼,阿财很快就吃不消了,爽得直哼哼。

  “爽……爽……爽……”阿财只能说一个字来表达他的意思了,其他一个词也说不了了。

  晓蓉口交技巧的确高超,每一个享受过她口交待遇的男人都对她赞不绝口,更何况这两个从来没有口交经验的农民。只几下,阿财就受不了了。

  “拨……”阿财一个词都没有说出来,就赶紧拨出肉棒,随即射精了。精液有一部分落在晓蓉抱着的衣服上,但更多的射在晓蓉脸上。

  “啊呀,对不起,射你脸上了……”阿财见晓蓉秀气的脸上挂着自己的精液,十分愧疚。

  “呜……射我脸上,又欺负我……呜……”晓蓉觉得很有意思,还没有人射过自己后还说对不起的。

  “财哥,你这叫颜射!哈,还是第一次见呢。”阿健托着晓蓉的下巴,欣赏着。的确,晓蓉那绝美清纯的脸上,流着男人的精液,更加性感了。杏吧首发

  “我现在……还要做什么……”晓蓉觉得还没有够。

  “走吧走吧。”阿健阿财异口同声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要报警……”晓蓉做最后的努力,希望他们不要这么放过自己。

  “报警?好啊,派出所所长是我舅舅,我玩了多少女人都没人管我!”阿健得意的笑着。

  晓蓉知道,这算是彻底没戏了,只能明天再想办法了,于是披上衣服“哭”着跑走了。